当前位置:宫颈性不孕的症状 > 宫颈性不孕症 >
腹部包块疑是肿瘤医了5年多,手术发现竟是剖腹
来源:http://www.zjtxpx.com  日期:2019-04-12

  据《红星新闻》19日报道,五年多来,对于西昌的任女士来说,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,都遭受巨大的痛苦。2013年1月,任女士在西昌平安医院剖腹产下二胎后,她感觉自己患上了“怪病”:经常腹部疼痛,还出现发烧症状。

  去年7月,任女士腹部痛的无法行走,到成都的医院进行了手术,医生从她的体内取出一块遗留纱布,手术后她才知道“怪病”是纱布造成的。之后,任女士找到了当时做剖腹产的西昌平安医院讨说法,并将其告上了法院,目前法庭已经开庭审理。

  西昌平安医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这的确是一起医疗事故,但任女士要求的赔偿太高,双方多次协商未果,“我们也希望患者走司法途径,到时法院怎么判,就怎么赔偿。”

  任女士出示有关材料 图自 红星新闻 下同

  剖腹产后腹部疼痛五年多,腹部包块是肿瘤?

  今年35岁的任女士,是凉山州喜德县人。2013年1月12日,任女士在西昌平安医院剖腹产下二胎,喜得千金让全家人欣喜不已,但幸福感却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痛苦所打断。

  “手术后的第二天,我就感觉不对劲,腹部能摸到一个包块,问剖腹产的医生说是正常的。”任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出院回家后的几个月,她时常感觉到腹部隐隐作痛,并且经常发烧,“当时也没引起足够的重视,还以为是感冒了。”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任女士不适却越来越明显,身体也越来越难受,“只要动着就痛,摸着或稍微碰触就更痛了”。这几年,任女士先后到西昌及成都的医院检查,但是都没检查出具体的病因,“医生说腹中的包块可能是良性肿瘤。”

  “这五年多来,我天天药物不断,有时疼痛难眠。”任女士表示,这几年,不知去了多少次医院,吃了多少药,但都没检查出具体病因,“按照‘肿瘤’医了五年多,病情一直不 见好转,反而越来越严重。”

  西昌平安医院

  探寻病因:手术发现腹中遗留纱布,起诉剖腹产医院

  2018年7月初的一天,任女士腹部一阵阵剧烈疼痛,连走路都不行,她被送到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,“医生检查发现包块比之前大了不少,医生建议进行手术,之后就转院到了成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治疗。”

  7月24日,任女士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了“腹腔包块切除术+腹腔脓肿引流”手术,手术记录单显示:手术发现患者左下腹查见一不规则囊性肿块,质软,局部与患者左侧腹壁 ,左侧附件,子宫圆韧带紧致粘连,内含大约300ml黄色脓性物质及纱布一块。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任女士的出院记录显示,医院诊断为腹腔脓肿伴脓肿内纱布遗留。

  腹中怎么会有这样一块纱布,一想也只有可能是当时生二胎时留下的,之后也没进行过手术。”出院后,任女士多次找到自己剖腹产的西昌平安医院,希望讨一个说法并要求赔偿,“医院也承认纱布是剖腹产手术时留下的,但是只愿意赔偿7万多元。”于是,她将西昌平安医院告上了法院。

  去年底,凉山州卫计委等部门曾介入调解。“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出现医疗纠纷以后,可以通过双方共同协商处理、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医疗事故鉴定、或民事诉讼司法程序处理。”凉山州卫计委的工作人员表示,曾多次组织双方调解,但由于双方的分歧较大,调解未能成功,因此患者选择了走司法程序处理。

  任女士2013年1月在西昌平安医院住院病例

  医院回应:医疗事故是事实,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

  2月18日,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了西昌平安医院,对任女士的情况进行了解。“她(任女士)这个事情发生在2013年,去年才发现了纱布,但是当年的经营者、领导班子和医务人员基本都换了,我们现在这批人员是2015年才组建的。”该院的一位负责人称,医疗事故是事实,但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。

  “我们已经多次将情况向主管部门汇报,医院也在积极处理此事。”该院医务科负责人还表示,去年7月底,在接到任女士的情况反映之后,医院积极的进行了调查,查询了相关病例,还找了上一届的医院的经营者和管理者等,并明确告知任女士这是一起医疗事故,“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,属于四级医疗事故。”之后,任女士提供了相关资料。

  这名医务科的负责人称,在去年8月13日进行了第一次协商,任女士向医院提出了241万元的赔偿要求,因金额太高协商无果。去年8月23日进了第二次协商,上一届的院方只愿意赔偿任女士7.5万元,但任女士要求赔偿50多万元。之后,凉山州卫计委介入,又进行了多次协调,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,“主要是赔偿金额方面分歧太大。”

  对于任女士的起诉,该医院的负责人表示,“我们也觉得患者走司法途径很好,这对双方都公平,到时法院怎么判,就怎么赔。”

  今年1月28日,西昌人民法院长安法庭进了开庭审理,目前法院还未作出一审判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