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宫颈性不孕的症状 > 宫颈性不孕症 >
童年春节的回忆---逛天桥
来源:http://www.zjtxpx.com  日期:2019-03-16

  童年春节的回忆---逛天桥

  在我的记忆中儿时的春节是五颜六色丰富多彩的,穿新衣,吃美食;放鞭炮,点灯笼;逛庙会、观杂耍;看舞狮、赏高跷,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逛天桥,那真是一种难忘的愉快的享受。

  那时每到春节父亲总要带我去天桥连续逛上个二、三天。清晨就去,傍晚才归。那时的天桥没有高楼大厦,好大的一片地方啊,灯笼高悬,彩带高挂,锣鼓喧天,鑔鈸阵阵,泥猫喵喵叫,风车哗啦啦。大人的吆喝声,孩子的欢笑声,小贩的叫卖声,艺人的招呼声交织一片,简直就是老北京的民俗游乐园。撂地摊的,围圆圈的,搭席棚的,吹糖人的,卖年画的,噪杂而不乱,人多而有序。

  撂地摊的主要是变戏法的,耍猴的,卖艺的,一般是在地上用白石灰画个圆圈,观众围圈观看。变戏法的用一块手帕就能平地变出鱼缸、小白鼠,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在四周围观的情况下是怎么变出来的。耍猴人手敲着铜锣,口里唱着,那猴子就开箱子戴帽子,挑水桶,蹬小车,摇摇摆摆的着实让孩子们喜欢。卖艺的耍大刀,舞长枪,记得有一人可以将几百斤大刀舞动如飞,齐开五张弓,力达千斤,直到文革前还见过此人在天桥卖艺。还有说双簧的,脸上抹白,小丑一般。撂地摊的练上一会儿就手举铜锣挨圈要钱,三分五分,一毛二毛倒也多少不拘。

童年春节的回忆---逛天桥

  围圆圈的就是在地上戳上竹竿围起幔帐,我就记得马戏团,还有宝三跤场,进去就要买票了,很便宜,好像一两毛钱,里面有长凳可坐。马戏还可看,撂跤的我却不大喜欢,光说不练,尽转圈,半天也看不上一个得和乐、过肩揹 。

  儿时最喜欢的是看拉洋片,几个人围坐一八方木屋,透过小玻璃孔,看里边图片变幻,通过拉片人长声高唱讲解图片里的内容,“这一片唱完,咱们再唱下一片……”,就如后来的幻灯一样。看拉洋片也能增长许多历史知识,知道许多英雄人物,如:“讲精忠岳母刺字”,“说育儿孟母三迁”,“黄天荡智败金兀术”,“八大锤大闹朱仙镇”。

  父亲爱听京剧,每次得有半天泡在戏院,许多剧目我就是在天桥听的,如闹天空、失空斩、杨家将、白蛇传、连环套、四杰村,还有许多的折子戏,我喜听京剧估计也和儿时的熏陶有关。记得当时天桥较大的戏园子有万盛轩、丹桂记、小桃园。那时买票随时可进,而且开戏半小时以上就是半票了。戏院里人声嘈杂,卖香烟糖果小吃的在通道来回转悠,戏园里可以沏茶,茶壶茶碗就放在前排长椅后背的长板上,随时可以叫伙计续水。

  逛天桥记忆最深的还是吃美食,美食排挡都是高搭席棚,四周幔帐,风吹不着,雨打不着。我喜爱北京的小吃,艾窝窝、豌豆黄、枣年糕、驴打滚、面茶杏露丸子汤,就是豆汁也能喝上一大碗。念念不忘的还是炸灌肠,我小时给它起名叫“针扎”,外焦里嫩,用铜叉子扎着吃,那时的人很自律,用完后绝不会有人将铜叉带走。不像现在吃灌肠用牙签,吃完了一手油。还记得有一种小吃叫炸三角,也是外焦里嫩,里面的馅很好吃,60年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了。

  吃美了,肚圆了,逛够了,腿累了,天也晚了,临走时脖子上挂着成串的山里红,嘴里嚼着糖葫芦,手里举着大风车,才喜滋滋的返回家。

  注:照片源自网络